璎珞

训诫小文 1 上

前接剧情:27集,明台挨明楼打,又挨饿,发烧一整天后的晚上,明楼明诚下班回家。

 

明楼明诚刚回到家,阿香便迎了过来,明楼一边摘下围巾手套一边问:“明台怎么样了?”

阿香忙回道:“小少爷吃了饭吃了药,已经睡了。不过,大少爷,大小姐让您一回来便去小祠堂,等、等她呢。”

阿香说的委婉,但明楼明诚不用问也知道原话说的肯定不是让他去小祠堂“等”,九成是让他去“跪候反省”。

明楼身影僵了僵,垂下眼眸暗暗叹了口气,才接着把大衣脱下递给阿诚,抬眼只见阿诚眉头紧皱双唇撅起,似乎很不赞成的样子,明楼暗暗好笑,心里想着面上便也带了些笑意出来。

“这一顿攒了也不是一天两天,咱们早该有这个心理准备。再说向来是明台犯错,三个一起遭殃,这回是逃不掉了。咱们大姐早上是怒斥破产子弟,这晚上,估摸着是要打倒法西斯了。”

明楼笑罢,也不管阿诚脸色如何,自己当先迈上楼梯。

阿诚恨恨跟上,到了楼梯的拐弯处,见前后无人,便半侧着身掏出阿司匹林和安定,快速上前塞进明楼手中。

明楼下意识的接过,又反应过来不赞同的看向阿诚。

阿诚怕他逞强,低声说:“我在秘书处确实是没学到什么好东西,但这识时务可是你教我的。”

明楼待要瞪他,他早就别开眼,手一摆,长腿一拐,把明楼一个人留在了小祠堂门口。

这小子溜得真快,明楼险些又要被阿诚逗笑了。

明楼走进小祠堂反手关上门,目光划过供桌上的描金牌位,又垂下眼睛,轻轻将黑色西装脱下,妥帖的叠好放在蒲团旁,随后将阿诚给的药按进唇里。他缓缓吐了口气,然后走到供桌前拿起马鞭,双手端端正正的举起,再规规矩矩地跪在蒲团上,强迫自己将目光落到祖宗牌位上,定了定心神,用舌尖慢品那两个小白片片。


另一边,阿诚先回了自己房间挂好衣服,随后和阿香前后脚进入明台房间,轻轻唤了声大姐。

明镜头也不抬,只专心探手给裹在被子里熟睡的明台试额温,此时的温度似乎比下午的时候又好了一些。她略放下心,又给明台掖了掖被角,方才慢慢站起来,抬眼向阿诚说道:“你要说什么我知道,不用开那个口了,走吧,咱俩下去吃饭。阿香替我看一会明台,他一会儿若是醒了怕是会要水喝。” 

阿诚一肚子话噎在喉咙里,眼见着大姐已擦过他身旁走出房门,他不由得暗恨自己簧舌总在关键时刻失灵。顾不了那么多了,阿诚深吸一口气冲明镜的背影说道:“大姐,大哥一整天都在自责连饭都没吃,只喝了一杯英茶!”

但眼见大姐似乎没有半点要停下脚步的意思,阿诚忙追上去又道:“大哥托在香港的校友每月发回来明台的各科成绩和表现,连签到记录也没落下,更别说月月汇钱寄特产就怕明台想家。大哥真是没想到咱们家小少爷受了那么多闲气。今早大哥已经把明氏面粉制造公司许给明台了,光完成合同没到期的客户的订单,就够厂子满载生产三年了……” 

明镜将将走到楼梯口,闻言停下步子,回身问道:“面粉厂?”

明镜这突然转身,阿诚急急刹住,差点被自己的腿绊倒。见大姐这样问,阿诚连连点头,心说总算押对一个重点,回话道“对!就是当年大哥上高中的时候,您让他拿去练手的面粉厂,现在他书柜里还存着厂房扩建时的预结算表……”

话没说完,明镜一转身已经进了小祠堂,只留阿诚有些惶恐地琢磨着自己到底劝没劝住。

 

小祠堂隔音做的极好,屋外都快说出万花筒来,屋内的明楼却没有听到一丝一毫,此刻祠堂里非常安静,直到明镜猛的推开门。

一股冷风随之钻了进来,明楼饶是再坦然也真切的抖了一抖,大姐这么快就进来,定是拜阿诚所赐,真不知是要谢他好还是骂他好。

明镜“蹬蹬蹬”走上前,也不说话,一把抢过漆黑的马鞭就抽在明楼肩头,韧极的牛皮鞭穗尽数带到明楼的左脸,梭辣辣扫到眼角鼻翼,明镜也不去看明楼的神情,只是一鞭一鞭抽在明楼没放下的手臂上。

明楼尽力稳住了双臂,却没稳住被尖锐的酸痛带出连着线的眼泪,他忙低下头不让姐姐发现,可是眼泪止不住,左一串右一串不停砸到地板上。

明楼心下骇然,被姐姐第一鞭开始就打到脸上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别是明台那小子把加入军统的事情跟姐姐全招了,他心中惧意更甚,深深低着头,强自忍着又是好几鞭连击在一处的痛楚,都忘了思考大姐什么时候学了用坚硬嶙峋的鞭把手抽人胳膊的狠招。

明镜脾气刚硬,早些年被狂风巨浪拍进泥里的时候也不曾低过头,更别说现在。她最容不得弟弟们畏缩,眼见明楼不敢抬头,明镜心中气怒交加,更是循着他左臂上刚打出来的血渍,下了十二分力气抽过去,直把那片白衬衫的袖子染的和领带颜色相近才停下手。

“抬头!”明镜喝到。

明楼赶紧松了自己紧咬的牙,抬起头来望了一眼姐姐脸色。

还算正常的怒气,并不是绝望,还好自己刚才猜错了,他想。

明镜看到明楼脸上纷乱的红痕和水光,有些愣住,再看手上握的,不知怎么竟是马鞭的鞭梢,莫非是刚才气急拿反了?

----tbc  2017年9月5日修

评论(3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