璎珞

训诫小文 3

重新修了一下。真人预警。感谢群里小伙伴提供的梗。

 

靳东在四十岁生日来临之前,倒真的是仔细思考过“不惑”的含义。

“我们无法知道未来命运,但要学会勇敢面对失去。”
——电视剧《守卫者—浮出水面》主题曲《你不孤单》

当时正在练唱这首歌,他想:生命最大的魅力在于未知,而“不惑”当是不疑、不惊。

 

只是考验来的猝不及防。

2016年5月23日,《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剧组正在拍众人穿着冰爪鞋拉着绳索攀上冰川裂缝的戏。导演孔笙为了还原更真实的场景,要求靳东做出发现张晓谦滑落之后为了保护陈乔恩而推开她的千钧一发的感觉。

然而在完成动作的过程中,靳东却意外受伤了。

当时,演员们被细细的威亚吊在五米高的冰山裂缝道具墙中间已经二十多分钟了,拍了两遍导演都不满意,靳东早就不好意思了,被导演喊“停”后,他马上跟演员和工作人员,尤其是晓谦和在下面做保护的武指道歉,然后趁着晓谦重新到位和三个摄影重新开机的间隙,不断演练做着调整。

再一次倒数“两、幺、开机!”的口令传出,一切重来。副导演给出口令:“放绳子!”晓谦向乔恩和靳东中间的位置跌落,靳东在心中暗掐着秒数克制着自己的本能反应,硬是比上一次再放慢了半秒才迈步。结果这一次却慢了,只来得及推开乔恩,他自己却没来得及躲开,被晓谦砸的整个人荡离墙面,又因为绳索的惯性重重的撞回墙上。

靳东一只手还拉着绳子不敢松,另一只手早把左腿抱在胸前,疼的缩成一团。威亚吊着靳东缓缓降到了地面,大家都围上来关心,助理还习惯性的拿了两片酒精棉跑来。结果一看,靳东的裤腿都被血浸红了,翻开裤腿,就露出从小腿到膝盖一排窟窿,那是晓谦45码的登山鞋底套的14齿白钢冰爪砸出的血洞,助理拿来的酒精棉只够把一个小伤口覆盖上。这可是尖锐锋利的冰爪啊,可千万别是骨折,制片人侯鸿亮急得立刻安排送医院急诊。

剜骨之痛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对未来命运的惊疑。

万幸的是,医生说膝盖下最深的那处伤口划到了只胫骨骨膜,需要缝合,打破伤风。之后还要按时换药,不能沾水,汗水更不行,再卧床静养,两周拆线。伤口窄而深,在这大夏天最容易发炎,一旦恶化,会耽误更多的工作。

只是已经注定耽误不少工作了——现在的拍摄任务不得不暂缓,侯鸿亮的下巴已经掉到地上了;而原定于第二日出发的法网之行也不得不取消。靳东和工作室一起联系各方面去道歉,再发微博公开道歉和解释伤情,忙到深夜。

细算起来留给他自己“卧床静养”的时间并不多,靳东拍拍自己的新轮椅,一边练习单腿把自己转移到床上的技巧,一边数算天数。《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的戏份至少还需要16天,而第22届上海电视节闭幕式暨白玉兰奖颁奖典礼将于18天后举行,还有,《外科风云》已经定于21天后开机。

所以,7天后他就拄着拐杖回剧组复工了。因为他相信,拖延,会导致恐惧;而勇敢的行动,是治愈恐惧的良药。

个中辛苦自不必提,他还笑着安慰别人:“胡八一走一步晃三晃的感觉不用演了。”

直到腾讯视频来片场做花絮访谈时,靳东才坦然地在镜头前说出独自躺在病床上,不能行走的那种沮丧,眼底深沉如海。

他的目光继而变得温柔而坚定:“我觉得生活就是这样,总是充满了太多不确定性,你这么打算,它却偏偏那么发生,有欢乐,有痛苦,有意外我也会坦然接受,我是丝毫不惧怕这种不确定性的。”他说。

 

结果,这种不确定性在第二天就降临了,很难说不令靳东害怕——那就是敏涛姐的小暴脾气。

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白玉兰奖候场间隙,靳东身穿黑白正装,打着领结,持一根英伦风手杖,站在大厅角落,和一些平时聚不到一起的业内前辈和好友聊天,柔和却发光。

闫妮一眼就看到了靳东,上前打招呼,拥抱之后顺手拿过了他的手杖研究,还没等靳东解释腿伤,她一转身碰到刘敏涛,就高兴的和她聊了起来。

敏涛姐和闫妮聊了一会儿,就发现了眼巴巴看向这边的靳东。“恭喜你啊小东,提了最佳男主角!”她热情的张开双臂去拥抱他。

这两人只相差一岁,是同乡,还是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的校友,十多年前就合作演过姐弟;人以群分,两人在侯鸿亮旗下相遇,拍《伪装者》的时候,戏里戏外都成了姐弟。

靳东笑着道:“哎呀姐姐取笑我,我只是过来激发一下见贤思齐的正能量的。”他失了手杖,不敢挪动脚步,僵硬的回抱姐姐。

那边闫妮刚有时间把注意力放在手中的手杖上,不自觉地嘀咕:“我怎么多了根拐?不过拄着倒挺舒服的!”抬眼看到靳东的目光,才恍然大悟,还回去的时候还问人家:“这是你的拐吗,为什么在我手里?”

可怜的靳东欣慰终于把手杖盼回来了,但这手杖还没等柱在手中松松腿缓口气,就被姐姐抢了过去。“姐!”他差点没站住,心说这两位女士怎么玩拐有瘾呢。

“嘿!你这是赶的什么潮流,真别说,和你这一身儿还挺搭!”敏涛姐在手杖和靳东之间来回打量,她好些天没上微博,并不知道这其中的故事,只是觉得哪里怪怪的,当下并没有多想。她还趁旁边没人注意,单手把手杖甩了一个花再支在身前,向侧边送胯做了个爵士舞经典亮相动作,“发现没有?和我的这一身儿也挺搭!送我吧!”

“送给你是没问题,今天让我先用一会儿呗,等活动结束之后我给你送剧组里去还不行吗?”靳东面对别人的询问时还能自嘲一下用手杖的原因,但是面对敏涛姐,却又不愿解释了,一心想着敷衍过去。他对于亲近的人,总是本能的想宠爱,而受伤这种让人担心的事情,则知道的越少越好。

幸亏这时有工作人员在喊:“《琅琊榜》主创老师请来这边!” 于是敏涛姐顾不上再逗靳东,把手杖还给他,和闫妮告了别,就集合去了。

 

等到活动结束,靳东迫不及待的想赶回酒店休息,但面对长长的出口通道,又实在力不从心,只能等人潮过去,独自走的小心翼翼专心致志。

忽然听见敏涛姐的声音:“你不是说要把手杖给我送到剧组去吗?这是干什么去啊?”他尴尬抬头,发现姐姐在前面好像专门等着自己,她的脸上分明带着笑意,语气却让他听出了寒意。

靳东上一次在姐姐这里感到这种气场,还是一年半之前《伪装者》拍到第5集,“明镜大闹上海大饭店”的那一场,明镜因为明楼瞒着她,也是这个表情,这个语气,说完一句台词后,就抡圆了胳膊扇了明楼一个耳光。那一场戏姐姐演的令人印象深刻,脸也麻的令他记忆犹新。

想到这里,靳东忙陪笑着坦白:“姐您怎么还等着我呢,我还没跟您说,其实……”心虚的厉害,把敬语都用上了。

“好了,刚才已经听胡歌儿说过你的事迹了。我先跟你回你的地方,咱俩谈谈!”在外面没有办法细说,敏涛姐截过话头,当先往外走。

两人各坐各车,回到饭店,靳东领着姐姐进了自己住的房间。他忍住想扶着沙发坐下的冲动,先请姐姐坐下,又给她拧开一瓶水,想着岔开话题,说道:“姐,你们剧组白天给了您假,晚上不得补拍大夜啊?”

敏涛姐不为所动地说道:“给我看看你的伤!”要是靳东话痨起来一般人可都挡不住,敏涛姐并没有被他带跑节奏,一心想亲眼看看他的伤。

靳东没成想姐姐态度这么坚决!他知道自己的伤被蹂躏了一天定然不好看,结结巴巴的回道:“不严重,不用看了,姐,再说还得脱裤子,这个,也不方便啊,您说是不是?”

但是敏涛姐可是清楚地知道,靳东对别人随和,对自己却严苛,也见识过他因为工作不顾自己的坚忍模样,所以急道:“别人都说你伤得挺严重的!怎么就你自己说不严重!你不让我看我更担心!快点别磨蹭!”

又见靳东口中推脱,心实为虚,低着头根本就不敢看自己,立在一旁,手杖好像烫手一样被他在两个手里倒来倒去。敏涛姐就气得一把抓住手杖中间夺过来,把靳东闪得往后一仰,扶住茶几才勉强站住。她用手杖的金色圆头点着他的胳膊催道:“助理还在车里等我!我答应了导演一个小时后到位!”

靳东自己宽慰自己,她既然都知道了,也就没有必要隐瞒,再说敏涛姐心中“戏比天大”没得商量,还是让她早点回剧组,别再担心自己的好。

想到这里,他侧过身,大大方方的脱下西裤,露出了左腿的纱布。还好穿了黑色四角短裤,不至于太尴尬。

敏涛姐一看,纱布把他的膝盖到脚踝都缠满了,很厚,显得硬邦邦的,整个已经被汗水浸湿了半边,上下用来固定的胶布也已经失去粘性。她再一想到胡歌刚才坐在她旁边的时候跟她感慨说,有人看见靳东昨天在北京的剧组里还架着医用拐杖,结果今天来上海,不但换成手杖,竟然还让人看不出来腿上有伤。一时间,火气和心疼就一起上涌,眼睛立刻红了,拿着手杖就往靳东身后抽了两下,然后扑簌簌地掉眼泪。

靳东连忙一边单腿跳着躲,一边嘴里念叨“姐!姐!姐!我还有伤呢!”然后一回头看到敏涛姐哭了,就又不再敢动,软软说道:“姐姐您怎么还哭了呢……我、我不躲啦,您打还不行吗!”

好像是回应他的话,敏涛姐恨的又抽了两下,手杖的圆头结结实实地砸在他肋旁。靳东偏着头咽下痛呼,腹诽当姐姐的人是不是都这么下手犀利,敏涛姐这几下子,已经可以和自己家里亲姐用皮带金属扣那端狠抽的痛楚相匹敌……

敏涛姐抬手一抹,擦了眼泪,拿着手杖指着靳东训道:“你说你是怎么想的啊!?这么严重的伤!你还来上海干什么?北京的戏也应该多请几天假!”

感觉姐姐可能是误会了,担心真的气到她,靳东慌忙解释:“姐您别看绷带这么厚,其实伤处没有多一点儿,不信我拆给你看!”

他一边忍着背上疼痛弯腰快手解开绷带,一边说道:“我赶工拍戏,是本分;来上海看胡歌儿领奖呢,是情分。咱们都是一家人嘛!”

好不容易解下的绷带,团在茶几上快赶上一个足球大。靳东笑着指着腿上贴的四块无菌敷贴,“姐您看,就是伤了四个小口子,来之前已经拆了线。今天在外面那么长时间,我就拿纱布缠的紧一点,这样就算被人追着拍摄也不会被看出瘸来。”他还喜滋滋的,就差说让姐姐赶快夸自己机智了。

他可没曾想姐姐听了这话脸色又黑了,举起手杖又抽,也不挑地方,乱甩一气,每一下都发出闷响。她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让你笑!你咋那么厉害呢!都缝针了还说不严重?没拆线就复工!刚拆线就作!不拿自己身体当回事!”

靳东暗道不好,联想起在拍《伪装者》的时候,大姐拿着王乐君带伤复工导致再次锁骨骨折的事情,跟这几个主演分析了好几天,让大家一再保证不犯相同的错误才不再唠叨,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解释真正触了敏涛姐的线。

靳东身上刚才挨的那几下在缓了这么长时间后,已经烧起成片的疼痛,现下再次被不管不顾的抽到,自是痛感翻倍。又是几次被手杖沉重的圆头敲在刚才那肋骨的同一处上,简直像是要被砸烂一样。

他皱起眉头,半眯着眼咬着牙,忍不住偷了巧,几不可察的侧了一下身子。这样一来,手杖偏了个小角度,受力点得以转移,落在挺翘的臀肉上,总算是放过了原来那根骨头。

他半天才憋出一句安慰姐姐的话:“其实也不疼……”

“捆那么紧能不疼吗?这敷贴都让汗水泡湿了!伤口还不得泡坏了?到头来还影响拍戏!身体和工作两边都照顾不好!”敏涛姐更来气,对弟弟毫不手软更添一分力气,恨铁不成钢的接着训,斥一句,就抽两三下。

疼痛有助于反省,靳东开始后悔这些天确实有些逞强,如果因为行动不便而再出什么意外的话,恐怕会更误事,那就后悔都来不及了。

但靳东身上挨的这好几十下早就让他站不住了,他弯腰扶着茶几,勉强把左腿护在里侧。又是数下,饶是屁股和大腿上肉多,也实在禁不住这带圆头的金属手杖狠抽,右腿已经打了弯。他想开口求饶,但又摸不准姐姐揍人的脾气,怕再说会打的更重,心中几次挣扎,就生出了些许委屈来。

他把手攥紧,硬吸一口气,支起塌得变形的身体,右腿迎着力撑直。

见靳东如此,敏涛姐却停了手,只盯着他,把靳东盯得鼻头发痒。他不自觉的把鼻尖的汗抹掉,站直身子,叫了一声“姐。”手伸向后面,用手背悄悄地探最火辣的肿痕。

敏涛姐叹口气,道:“胡歌儿当时拍那场挨戒尺的戏份的时候,好多镜头都逞强不要垫板,结果第二天跟我对戏的时候走路不利索。我骂了他半天,把胳膊都给他拧肿了。现在也一样,不要以为不在同一个剧组我就管不了你!”

她语气缓下来道:“我问你,进武戏的组,除了案头工作,还需要做什么准备?你为什么受伤?是不是体力撑不住?”

靳东想起受伤后遵守医嘱卧床的时候,自己竟然真的在床上昏睡了三天,那确实是说明进剧组之后体力消耗过大,全靠着一股要强的劲,这股劲一旦松下来就根本撑不住了。他羞愧的点点头,又觉出有些不敬,赶紧回话:“是,我体力方面准备的不够。”

“我再问你,没有剧中人物应该具有的体力,你拿什么和角色完全一样地、合乎逻辑地去思想和动作?”敏涛姐言辞渐渐犀利,拿着手杖往地上一顿道:“你告诉我,你拿什么去体验活生生的角色?!我看你只剩下拿技巧控制人物了,学的都还给老师了!”

一番重话骂的靳东头上的汗又流下来了,恍然醒悟自己起码在受伤前的那几场戏就已经累得不行,肯定不自觉地在表演上走了偏门。也不是说体力好就能完全避免意外,但是不管怎么说还是自己做的不够好。

“谢谢大姐提醒,我知道错了。”

靳东心怦怦乱跳,他是真的怕了,把两只手规规矩矩的并在身侧,目光收到胸前,下定决心,不管姐姐怎么罚都是应该的,仔细受着就是。

余光瞥到姐姐走近一步抬起了手,他以为要被扇耳光,吓得闭了眼,却只感到姐姐的手轻轻地抹过鬓旁,忙把眼睛睁开,原来是给他擦了汗。

两人离得近了,敏涛姐微微抬起头看着他,说道,“小东,你能听得进去就好,可不能再有下次了,平安顺遂四字别光用来给我发信息,你自己也要做到才行。我这就该回剧组了,你好好养伤。”

靳东意外姐姐就这么轻易放过他专业上的错误,再一看表,才发现确实快到时间了,一时心中五味陈杂,说不上是庆幸还是更加愧疚。他上前一步把姐姐紧紧抱在怀里,明白姐姐这么晚回剧组必然还要给现场每个演职人员道歉,他心中千言万语,最后只是又说了一遍“谢谢!”

现如今,看热闹的多,说良言的少。

他拿回手杖,一瘸一拐的把姐姐送到门口。

“还委屈吗?”敏涛姐歪头问他,眼中带着笑意,星光闪烁。

“委屈!”靳东佯怒,“现在屁股比腿上还疼!”

“记着疼!”敏涛姐霸气的回应,说着瞄了一眼靳东的小肚子。“还有,从今往后必须要规律的健身,别拿不喜欢去健身房练器械的说辞糊弄我,就算在家照着APP徒手练习也要给我练出腹肌来,听到没有?!”

靳东赶紧一吸小肚子妄图藏住,可惜还是晚了。姐姐的这一番指令听得他简直要哭出来:“姐我都知道错了,我真不喜欢动,我有空就去打网球还不行吗?”

“没得商量必须练!你就当做是惩罚好了,今晚开始算,每周四次,练完跟我说一声算是打卡!”敏涛姐说完,头也不回的开门走出去了,根本不等弟弟回应,谅他也是不敢不从。

“哎—”靳东刚出了半声,见门开了又马上憋住,因为担心在走廊里喊会打扰别人休息。他想追上姐姐再小声说说情,奈何这两条腿都不争气,有苦说不出,只能眼着大姐在走廊中心情很好似的健步如飞,留给自己一个潇洒的背影。

直到姐姐的背影消失在电梯间,靳东才回身关上门。他靠在门板上掏出手机开始研究腿上不用使力的健身方法,脸上皱成一团。

 

后来在一次发布会上,大家笑谈最受委屈的人,靳东腼腆的应道:

“今天这个时代,
我觉得委屈是个特别好的事儿,
有人能让你受委屈说明这个人在乎你。
因为大家都很疼我,都对我很好,
所以我特别开心,我受点委屈!”

目光清澈,噘着嘴呲牙笑,既天真,又通透。

训诫小文 3 完  2017年7月5日修

评论(20)

热度(67)